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铁路资讯

从“土无寸铁”到“三纵四横” 江苏铁路百年史

来源: 新华日报 发布时间:2019-08-28 字体:[ ]

8月6日,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透露,连淮扬镇铁路连淮段、徐宿淮盐铁路将于年底前具备开通运营条件,淮安、宿迁两市即将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,苏北5市全部迈入高铁时代。这仅仅是个开始!南沿江城际铁路动工建设,宁淮、北沿江、沪苏湖、通苏嘉甬等力争年内动工,连淮扬镇全线、连徐、沪通一期、盐通等4条高铁计划或力争2020年建成通车……苏中、苏北高铁网有望在未来两年内,实现从“一片白纸”到“色彩缤纷”。在构建省域一体化发展新格局的大背景下,江苏高铁作为开路先锋迎来建设高潮,江苏铁路百年崛起的梦想即将成真。铭记历史、担当未来,让我们一起回顾,江苏铁路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、从步履维艰到波澜壮阔的百年历程。

1 1876—1911  艰难发轫

江苏铁路发端于晚清,在争议、屈辱、斗争中曲折发展。从1865年开始,英国人持续提出修建铁路的建议,清政府担心铁路会助长外国势力扩张而严加禁止。1876年,以怡和洋行为首的英国资本集团“先斩后奏”,以修建“寻常马路”为名,擅自建成吴淞铁路。这是江苏(时上海隶属江苏)也是中国第一条营运铁路。1877年,清政府以28.5万两白银赎回吴淞铁路并拆除。1898年,利用吴淞铁路部分路基,清政府修建了淞沪铁路。

甲午战争后,修建铁路成为朝野上下的共识。但中国既没有资金,也不拥有建造技术,更多的是靠举债筑路,铁路的管理和经营权大多被外国人控制。1905年动工建设的沪宁铁路东起上海(北)站,西至南京(下关)站,于1908年建成通车,沿途经过苏州、无锡、常州、镇江等重要城市,由英国提供贷款修建,是中国早期丧失路权的代表。

1908年6月动工建设的津浦铁路北起天津,南至南京浦口,于1911年12月建成,由清政府向德、英贷款修建,但不再以铁路资产为抵押,而是以途径各省的税收作为担保,换来“津浦铁路的修造工程及管理一切之权全归中国”的条文,实现贷款与路权的分离,是当时中国维护路权的成功尝试。

1897年,英国与清政府签订出资修建沪杭甬铁路合同。时值“收回路权”运动在全国各地兴起,苏浙两省分别创建商办铁路公司,坚持不用英款并要求废约,自力筹款筑路。沪杭甬铁路起自上海,终到宁波,其中江苏段(也称苏路、沪嘉铁路)自上海南站至枫泾,1907年3月动工,1908年11月竣工,由商办苏省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集股方式筹资建设。这是中国近代铁路建设史上资金最丰、工费最低、建设速度最快、质量最好的商办铁路。同时,苏浙两省人民自力更生修筑铁路的行为,最终赢得了苏浙保路运动的胜利。清政府及英方一筹莫展,不得不废止沪杭甬铁路借款合同。

1907年沪宁铁路即将通车,南京下关作为沪宁铁路首站的所在地,商贾云集,车船众多。为便利下关与市区的交通运输,两江总督端方主持修建宁省铁路(后改称“江宁铁路”“京市铁路”)。北起下关江口,南至今白下路,1907年10月动工,1909年2月竣工通车。1936年宁省铁路向南续建,与江南铁路中华门站接轨。宁省铁路至1958年拆除前,一直是南京市内的交通要道,南京也成为全国第一个拥有市内轨道交通的城市。

2 1912—1949  徘徊前行

中华民国时期,国家陆续收回路权,实行铁路国有,设立铁道部,颁布《铁道法》,铁路建设有了新的转机。但在内忧外患、战火纷扰、社会动荡的大环境中,江苏铁路发展整体缓慢。

1912年,北洋政府与比利时签定《陇秦豫海铁路借款合同》,决定以晚清时期汴洛铁路(开封至洛阳)为基础向东西方向展筑陇海铁路,东起连云港,西至兰州。1923年修至海州,1925年继续东延,1935年通达至连云港码头。陇海铁路艰难修筑,是旧中国危难时局的反映。

1933年,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委员长张静江等发起成立商办中国铁路公司(后改为商办江南铁路股份有限公司),通过发行股票债券等形式筹集建设资金,分段修筑江南铁路,自南京中华门至安徽宣城孙家埠。芜湖至宣城段1934年7月竣工通车,11月又延伸至孙家埠。南京中华门至芜湖段于1935年5月建成通车,南京尧化门至中华门段于1936年4月修通,至此江南铁路与沪宁铁路接轨通车。

1932年5月,国民政府被迫与日签订《淞沪停战协定》,其中规定中国军队不得在上海至苏州、昆山一带驻军,军队调动亦不能经过上海。这就切断了沪宁、沪杭甬铁路的军事运输。为抵御日军侵略和方便战时部队调动,国民政府决定修建苏嘉铁路。1934年12月开工建设,1936年7月通车。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,苏嘉铁路为保卫上海发挥了重要作用,也成为日军重点轰炸目标,1944年被日军拆除。

浦口、下关火车站是早期江苏乃至全国都有影响的两个车站,浦口站是津浦的终点,下关站是沪宁的端点。它们见证了近现代史上许多风云大事,也纪录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历史瞬间。为克服长江天堑阻隔,连接沪宁、津浦铁路干线,南京铁路轮渡于1930年12月动工,1933年10月正式通航,是我国第一条铁路火车轮渡线。

3 1949—1998  恢复发展

随着解放战争进程推进,1948年12月陇海铁路郑州至徐州段修复,次年5月修复至连云港。1949年1月,津浦铁路济南至徐州段修复通车,5月修复至浦口,7月淮河铁路大桥修复,全线通车。1949年5月,沪宁铁路全线修复通车。

1949年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,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成立。党和政府开始集中力量修复被战争破坏的铁路,对既有线路改造,加大新线建设,铁路运输事业得到长足发展。1958年,南京中华门至尧化门间的联络线修复,沪宁、津浦铁路双线建设开始动工。1960年9月,长江上第一座由我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双层式公铁两用桥——南京长江大桥动工建设,1968年9月30日铁路桥先行通车,津浦、沪宁两线贯通一体,连通京津线,共称京沪铁路。此桥首次使用沉井法施工,采用高强度螺栓代替铆钉,桥梁结构钢生产全部实现国产化。

20世纪70年代,江苏开始筹建地方铁路,徐沛(徐州至沛县)动工建设。1990年前后,新淮(新沂至淮安)、镇大(镇江至大港)、南京城北环线等铁路修建使江苏铁路网规模不断扩大。这一时期,国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铁路工业体系,江苏铁道机车实现了从“万国博览馆”的蒸汽机车到自主内燃机车再到电力机车的提档升级。

徐州和南京铁路枢纽先后进行多次改造,其中徐州枢纽位于京沪、陇海两大铁路干线交叉处,徐州北站是亚洲第二编组站;南京枢纽位于京沪、宁芜铁路的交会处,南京东站被誉为华东地区最大的“列车加工厂”。

1998年8月,陇海铁路徐州至连云港段完成技术改造,新亚欧大陆桥东段更为顺畅。陇海铁路和兰新铁路组成了新亚欧大陆桥,从连云港出发通向中亚、西亚、东欧和西欧40多个国家和地区,最后到达荷兰鹿特丹港,全长约10800公里,是目前亚欧大陆东西联通最为便捷的通道。

4 1998—2019  全面跨越

1998年以后,江苏铁路为了适应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需求,在顺利完成第一次大面积提速的基础上,开启了全面跨越的新阶段。1998年9月,由原铁道部和苏浙两省合资建设的新长铁路动工,拉开了江苏大规模铁路新线建设的序幕。2002年开工的宁启铁路自西向东贯穿江苏中部地区,与新长铁路在江苏大地画了一个漂亮的十字形。海洋铁路、宿淮铁路、丰沛铁路等相继建设,不断改变苏中、苏北铁路交通落后状况。

江苏铁路在大规模新线建设同时,加快既有线路的电气化改造,全面提升运输能力。2003~2006 年,陇海铁路郑州至徐州段以及京沪铁路全线经过电气化改造,江苏结束了境内没有电气化铁路的历史。在全国铁路六次大提速的10年间,江苏铁路多次率先承担提速试验任务,京沪铁路沪宁段在电气化改造的基础上,顺利开行时速200公里的“和谐号”CRH系列国产动车组,是全国最早开行动车组的线路。

“十一五”以来,随着合宁、沪宁、京沪、宁杭、宁安、郑徐、青连、连盐等高速铁路不断建成,江苏铁路迈入高铁时代。2008年4月,合宁铁路开通运营,成为国内第一条完全采用自主知识产权新建并开通时速250公里的有砟铁路客运专线。沪宁、宁杭与沪杭高铁共同组成长江三角洲城际轨道交通网,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长三角主要城市与沿线城市群之间,高铁成为“公交线”,动车成为“通勤车”,基本形成沪宁杭“1小时交通圈”。京沪高铁是世界上一次建成里程最长、速度最快、投资最大、标准最高的高速铁路,对缓解京沪铁路运力长期严重紧张局面具有重要意义。青连和连盐铁路使连云港、盐城迈入高铁时代,成为国家高速铁路网沿海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2017年12月,中共江苏省委十三届三次全会提出“探索高铁自主规划建设运营模式”,加快全省高铁布局建设。2018年5月18日,江苏省铁路集团揭牌成立,注册资本从70亿元激增至1200亿元,这标志着省委部署要求正式落地,江苏高铁建设按下“快捷键”。按照“苏北突破、苏中提升、苏南优化”的思路,徐宿淮盐、连淮扬镇、盐通、沪通一期、连徐和南沿江城际铁路等6条高铁开工建设,宁淮、北沿江、沪苏湖、通苏嘉甬、沪通二期、宁宣、扬镇宁马、盐泰锡常宜、合肥至新沂铁路等一大批项目排队开工,江苏高铁迎来井喷式建设高潮。

2019年年底,徐宿淮盐铁路和连淮扬镇铁路连淮段具备开通运营条件。预计到2020年,随着连淮扬镇全线、连徐、沪通一期以及盐通高铁的建成通车,全省铁路通车总里程将突破4000公里,其中高快速铁路里程达到2700公里左右,覆盖超过70%的县级节点,所有设区市之间两小时基本可达。到2025年,江苏境内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的高快速铁路项目基本建成,形成“三纵四横”高快速铁路网,高快速铁路里程达到4800公里左右。到2035年,高快速铁路里程达到5200公里以上,省际接口达26个(苏鲁6个、苏皖10个、苏浙3个、苏沪7个)。

在和铁路第一次亲密接触近一个半世纪后,江苏铁路获得史无前例的发展,一个“轨道上的江苏”呼之欲出,一个“省内全域一体化”的奋进目标近在咫尺。

(根据南京铁道职业技术学院“江苏铁路教育馆”展览资料整理)

作者 ∣ 刘长安  王魁诗